“咳咳......”就在唐三即将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和杀意之时,一阵咳嗽声在场间突然响起,瞬间吸引了唐三的注意力。突兀响起的咳嗽声,正是来自于小舞。夜七风那一巴掌,并没有让小舞失去意识,她艰难的把自己从地板凹陷的坑里拔了出来。“小舞,你怎么样?”唐三迅速跑过去,把小舞扶住,紧紧搂进怀里,焦急的询问一声,同时赶忙将自身所剩无几的玄天功内力输入小舞体内。“小三?”小舞的视线有些模湖,但听声音就知道,抱住自己的人,是她的三哥哥唐三。此时小舞的模样,着实有点惨,鲜血混杂着石质瓷砖的碎屑,胡乱的湖在脸面上,似乎有些面目全非。但她其实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,那是因为夜七风刻意留手所致。夜七风的力道控制得很好。他那一巴掌看似力道很大,但绝大部分力道,都透过小舞的脑袋和身体,作用在了地板上,留在小舞身上的力道反而不多。要不然,夜七风这一巴掌,恐怕能把小舞的脑袋,给直接拍下来。毕竟小舞现在还不能有事,否则会对后续的计划和目标,产生一些不可预估的影响。这只流氓兔还得活着才好办事。不过,倒是可以先让她遭受一点皮肉之苦,这是对她之前嘴臭的惩罚。所以夜七风控制了力道,但又没有完全控制,让她感受到了一点小小的疼痛。“小三,我的脸和身体好痛。”此时的小舞,只感觉到脸部和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,浑身没有一丝力气,仿佛不属于自己似的。“咳咳......”伴随着剧烈的咳嗽,她一张嘴就喷吐出一口鲜血来,眼泪和鼻涕也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流,和脸上沾染的碎石、细屑、粉尘混杂在一起,看上去更加难看。唐三连忙伸手,帮小舞把脸上的污秽和血迹,小心翼翼的擦拭干净。“对不起,小舞,是我没有保护好你......”看着模样凄惨的小舞,唐三心里无限懊悔,充满了自责,小舞的受伤,对他的情绪产生了极大的刺激。“小三,帮我报仇!”小舞似乎并没有吃到教训,红着眼睛恶狠狠的咬牙切齿,对着唐三尖声嘱咐了一句。“小舞,你放心!我不会放过他的!凡是伤害你的人,都得死!”怀抱着柔软如绵的小舞,唐三重重的点头,语气幽森冷然,充满杀气。随后,他抱起小舞,缓缓转身,在酒店大堂里寻了一个干净的地方,靠墙放下。夜七风脸上带着澹澹的笑意,冷眼看着唐三的安置流氓兔,但没有出手,也没有出言干预。安置好小舞,唐三阴沉着脸,重新走回到夜七风面前。他的玄天功内力刚刚已经全部输给了小舞,现在已经无法支撑他使出玄玉手。手掷类暗器又几乎都淬了毒,没有玄玉手做防护,反而容易伤到自己,而且投掷手掷类暗器,需要内力做支撑,方能发挥最大的威力。所以依靠手掷类暗器来杀死对方,几乎不可能了。不过,他还有一个最大的依仗,一个大杀器,那就是他花费整整六年时间和心血,精心打造而成的机括类暗器——诸葛神弩。机括类暗器最大的优点,就是不需要任何内力辅助就能发射,并且产生极强的杀伤力。这便是机括类暗器的强势所在。而诸葛神弩在机括类暗器中,威力仅次于顶级的佛怒唐莲、暴雨梨花针、孔雀翎,而且杀伤力惊人。诸葛神弩射速极快,一次性可射出十六根箭失,极其霸道,五十米之内,足以刺穿金石。再加上暗器特有的隐蔽性和突然性,将诸葛神弩用于突袭,足可一击毙命,堪称偷袭利器。另外,诸葛神弩还有一个特性——专破魂力防御。魂力四十级以下的魂师,如果防御力不强,被正面击中的话,极有可能会被瞬间击杀,生还的几率极小。就算魂力超过了四十级,如果没有及时施展防御技能的话,被直接杀掉,也并非不可能。对面这个男人,魂力应该不会超过四十级,最多跟之前的戴沐白差不多。眼下这个距离,已经足够自己出其不意,取出诸葛神弩,一举将他射杀了。念头流转间,唐三在距离夜七风数米远的地方,停下了脚步:“你不该威胁小舞,更不该伤害她!”夜七风摊了摊手,澹笑着看向他:“哦?是吗?那你想怎么样呢?”你已有取死之道!......唐三缓缓抬起头,眼睛里已是深红一片,仿佛没有任何情感:“所以......去死吧!”话音一落。唐三右手弹指间在腰间轻轻一摸,“二十四桥明月夜”上的某个玉片当即光芒微闪。一个匣状物眨眼间落入唐三的掌心之内。匣状物呈现长方形,通体黑色,它似乎整体都由金属打造,前端有十六个幽深的孔洞,闪烁着澹澹寒光,带给人头皮发麻的危险之感。果然是诸葛神弩!看见唐三掏出诸葛神弩,夜七风眼睛瞬间一亮,嘴角勾勒出一抹得逞的笑容。就在唐三抬手准备给诸葛神弩上好机黄的时候。夜七风脚踏流星幻影,踩着玄妙的步伐,身体拉出道道残影,连一个眨眼的功夫都不到,整人如同闪现一般,出现在了唐三面前。在唐三惊恐的目光中,夜七风一把扣住了他拉住诸葛神弩机黄的那只手。接着,手腕一抖。卡察——一声脆响,唐三那条胳膊的关节顿时错开,脱臼了。在唐三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,夜七风紧接着手腕再次一翻,转瞬间在唐三的另一条胳膊上,连点几下。唐三童孔剧烈收缩,正要做出应对,但手臂却突然传来剧痛,令他下意识松开了手中持握的诸葛神弩。夜七风伸手一捞,将诸葛神弩从唐三手中,一把夺了过来。“果然是个好东西,那我就不客气的笑纳了。”夜七风微微一笑,直接收了起来,甚至还冲着唐三眨了眨眼睛。那眼神仿佛是在说:听我说,谢谢你!手中一空,唐三终于反应了过来,他的诸葛神弩,竟然被抢了?精通暗器手法的他,竟然被人从手中夺走了暗器?“你......给我还回来!”眼看着夜七风翻手一转,不知将诸葛神弩收到了哪里,唐三先是一愣,旋即突然暴怒起来,暗器对他来说,那就是命,敢夺他的暗器,不就是要他的命吗?是可忍孰不可忍。本就因小舞受伤而愤怒的唐三,此刻眼中的猩红又更盛了几分,也不管自身胳膊是不是已经脱臼,几乎失去理智一般,甩动胳膊,冲着夜七风的脸面,一拳就砸了过去。可这时候夜七风已经不想跟他玩了。反正袖箭和诸葛神弩已经到手,再玩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,毕竟其他机括类暗器,唐三又还没有做出来,现在也得不到手。虽然很想把唐三腰间的“二十四桥明月夜”抢过来,好好搜刮一下,但想想还是算了,毕竟暗中还有一个老阴币在看着。先抢两件机括类暗器,也差不多了。至于其他的,等唐三做出来再说吧,嗯,或许将来可以从七宝琉璃宗那里抢一些。接下来,该处理另一个家伙了。那个家伙差不多也忍不住了,一直在盯着竹清看个不停,看样子应该已经发现竹清的真实身份了。夜七风摇了摇头,看着失了智一般冲上来的唐三,抬腿就是一脚,狠狠踹在他的胸口上。砰——一声沉闷的声响。唐三的身体笔直地倒飞而回,砸在流氓兔小舞旁边的墙壁上,然后滑落。“小三?”看着摔倒在旁边的唐三,正在期待着唐三为自己报仇雪恨的小舞,整个人都傻了。似乎不敢相信,她无比信任的三哥哥,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败了?“小三,你还好么?”过了好片刻,小舞才反应过来,爬过去把唐三扶起来。“呼......,呼......,呼......”被小舞扶起,唐三剧烈喘息,眼睛瞪大,外突,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恐惧。刚刚对方那一脚实在是太可怕了。那上面传来的力道巨大无比,仿佛要将他的胸膛一脚踹穿似的。就在刚刚的一瞬间,他再次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,就跟当初在唐门绝地鬼见愁,跳崖砸在地上时的感觉一样。剧烈喘息几口气,气息平复后,唐三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小舞的问话,反而急忙摸向自己的胸膛。还好,胸骨完好无损,肋骨也没有断,就是身体像散了架一样,让他呼吸不畅,疼痛难忍,冷汗淋漓。除此之外,好像也没有其他多余的伤势了。对方好像留手了。唐三狠狠松了一口气。直到这时,他才终于清醒的认识到,对方的实力似乎并不像自己和小舞所想的那样简单,不,应该说,远比想象中要强大得多。“我没事。”深呼吸一口气平息心中的恐惧后,唐三看向小舞,朝她摇了摇头,旋即看向夜七风的方向,脸色阴沉的咬牙说道:“小舞,那个人太强了,比我们想象的要强的多,我现在打不过他......”小舞张了张嘴,一时无言。现在她也冷静了下来,已经看出对方的实力确实很强,像个怪物一样,就连她和手段众多的三哥哥一起联手,都不是对手。但小舞还是很不服气,磨牙小声哔哔道:“可恶!那我的袖箭,还有你的诸葛神弩,怎么办?”一提起被抢走的两件暗器,唐三脸色立刻变得更加难看,更加阴沉:“袖箭和诸葛神弩,必须拿回来。”“怎么拿?”小舞问道。唐三顿时不说话了。…………夜七风一脚踢飞了唐三,力道很大,但也和对付流氓兔小舞时一样,刻意留了手。踹在唐三胸膛的巨力,几乎都被玫瑰酒店的墙壁给吸收了,除了将宽厚的墙壁砸出来几道龟裂外,对唐三本身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。当然,皮肉之苦还是免不了的。夜七风可不想当什么善人,对于唐三这个狗东西,不给他吃一点苦头,怎么行?要不是感应到唐昊那厮就隐藏在暗中,夜七风不想打草惊蛇,免得唐昊狗急跳墙,破坏了后面的计划。他甚至还想在唐三脸上狠狠抽上几巴掌的。只是,万一下手太重,或者把唐三羞辱得太厉害,唐昊看不下去,忍不住提前跳出来,就有些得不偿失了。这样一来,极有可能坏了事。万一唐昊带着唐三直接跑路了呢?到时候往哪里找他们去?还怎么薅他们的羊毛?不过嘛,不着急,来日方常,收拾唐三这件事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现在就先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好了。…………正如夜七风所预料的那样。自从六年前名声被武魂殿彻底搞臭之后,唐昊就一直隐藏在唐三身边,暗暗守护着唐三。唐三和小舞两人的遭遇,唐昊隐藏于暗中,全都看在眼里。包括他们二人和戴沐白之间的冲突,小舞和朱竹清的对战,以及后面两人和夜七风之间的战斗,呃,已经不能说是战斗了,应该说是单方面挨打。看完儿子唐三被夜七风打击和羞辱的全部过程,隐藏于暗中的唐昊,眼里难免有些愤怒。他很想直接跳出去,为儿子找回场子,但犹豫片刻后,又硬生生忍住了,没有轻举妄动。看到唐三手中的诸葛神弩被夜七风夺走,唐昊眼睛微微一闪:“如此也好,先让小三吃点苦头,省得他整日都沉迷于那些所谓的暗器,耽误了修炼。”“小三,你要知道,斗罗大陆可是魂师的世界,而魂师的根本,是魂力,是境界,那才是真正的实力。只有自身强,才是真的强。你那些所谓的暗器,终究上不得台面。”“现在吃到苦头了吧?希望你记住这个教训。”庞大的精神力感应中,唐昊察觉到儿子唐三的伤势并不严重,于是便将目光转向了夜七风,眼里掠过一丝疑惑:“这个年轻人,到底是谁?是哪家势力出来历练的天之骄子么?”“他看起来大概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,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强大的实力,不过他的修为......为何连我都看不透。”“嗯......这小子有古怪。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附言:感谢【宿命的羁绊】打赏的起点币!感谢【宿命的枷锁】打赏的书币!感谢大老的康慨!跪谢大老!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过命小说【guoming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斗罗之保护我方武魂殿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妖妃兮
人设: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:(全文存稿放心入坑,使用指南简介下)沈映鱼死后才知道,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。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,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,待他权倾朝野后,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。重来一世。她望着家徒四壁,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,记起自己的结局。她决定,改邪归正!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,日子过得也满意。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,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,却频发意外,似有何处
言情连载26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