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降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过命小说guoming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*

送走了青鸾和松瑁,吉光禀退了其他人,端坐在案前品茶。

时不时有外头来的人送账本,此间迎来送往的,竟是一刻也没有消停过。

张有福家的见吉光不与她说话,有些坐不住了,借着空挡试探性地开口询问:“夫人……您留我是有什么吩咐吗?”

吉光这才回过神来,朝她淡淡一笑,“张妈妈,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成为四大家族的眼睛的?”

张有福家的眼皮轻轻一跳,她垂下两个手,低头盯着地砖,不惧也不惊:“夫人这说得是什么话?奴婢虽然不是夫人从灏京城带来的家人,但到底也是服侍过这么多主子了。这四大家族虽然风光,哪里有知州府的体面?奴婢实在犯不上啊……”

吉光略一点头,张有福家的轻轻松了口气,正想接着说,谁知吉光道:“是啊,我也不明白,您已经是知州府的管家了,为何要倒向他们呢。除了钱,就只能是情了。”

张有福家的心里咯噔一声,快速地扫了吉光一眼,发现对方的眼睛正直直地看着她,看得她几乎无处遁寻。

吉光轻声道:“你是为了你的家人吧?……是敏殊?”

张有福家的如遭雷击,一下子垮了下去,紧接着她埋下头去,将脸埋在手掌里,身体止不住地抽动着:“虽说那是个女儿,却也是我们家唯一的孩子啊……那孩子十四岁的时候,被秦襄那个王八蛋下了‘仙丹’,一直不敢告诉我们,一直被那人糟蹋……”

“敏殊染上‘仙丹’之后,需不断用药才能不发病。所以四大家族的家主们利用了这一点控制了你们一家,敏殊用身子诱//惑知州大人,好让你们随时提供府里的情况。我们都以为孙琦送来的青鸾和松瑁才是眼线,但你们一家才是真正的眼线,我说的对吗?”

张有福家的抖如筛糠,跪在地上连连叩首。

“夫人大量,如今孙琦已经成了阶下囚,我们再没有背叛您的理由了……求您放过我女儿吧。”

吉光默不作声,站起身来便要往外走:“张妈妈,起来说话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张妈妈不知她的用意,只得跟上。

一行人轻车简从,一路来到了平昌城郊的一处无名医馆里。这里因为地方太偏僻,并不属于四大家族管辖。

吉光命人跟医馆的大夫叮嘱一番,自己带着张妈妈来到后院,给她看了几个露天躺在院中休养的病人。

这些病人身体孱弱,四肢纤细骇人,几乎如一具干尸一般。即便消瘦至此,他们仍然一边口中喊着“热、热”,一边扒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几乎衣不蔽体,半分体面也没有。

张妈妈看得双眼发直,狼狈不堪:“夫人,这些人都是……?”

吉光点头:“都是和你女儿一样的病人。他们假意给你仙丹,让你一直为他们所用,焉知这不是致你女儿于死地的毒/药?”

张妈妈一下子坐倒在地上,两行眼泪顺着她那张有些干瘪的脸颊流淌下来,她看着那些病人,口中无声地大大张开。半晌,她一骨碌爬起来抱紧吉光的腿,恳求道:“夫人,我错了。你拿走我的命,求您救救我女儿,您让我做啥都行,我这条命给你……”

吉光低头看着她:“我不要你的命,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。如今青鸾和松瑁已经被我送出府,但你这一条眼线还未断掉,我要你做我的眼睛,替我向四大家族继续传递消息。”

张妈妈困惑道:“夫人还想要我与他们见面?”

“你仍然按照以前的约定向他们传递消息,但每次传递的内容须得由我过目。即便孙琦入狱,我猜一定还有旁人盯着知州府吧。”

“……夫人放心,我一定会办好此事。”

*

迎春楼,侍茶小二恭顺地叩响雅间的门,弯着腰呈上一盏初春的新茶,仔细道:“这是青屏山新出的头一道雨后雪芽,独有一股山中幽兰的香气,请公子品鉴。”

雅间里的公子懒懒地接过茶盏,闻了闻那幽香扑鼻的茶香,微笑着抿了一口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小二见状,才敢抬头看他一眼。只见这位灏京城来的公子,穿着一身如初生芙蓉一般的光明砂锦袍,懒懒地靠在雅间的美人榻上,锦衣上华贵的四合如意织金纹昭示着他贵重的身份。若非灏京城的王室宗亲,便也是富埒王侯的千金之躯。

小二忍不住道:“灏京城真不愧是天子华都,先前那位来的时候便惊艳了平昌府,如今又有您这样的人物……”

谁知原本懒懒散散的公子忽然耳朵微微一动,抬起一双摄魂夺魄的眼睛,凌厉地绕着他勾勒了一遍,问道:“你说的是谁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

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

白沙塘
「正文第一人称预警,谢谢!」「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,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,文章双视角交织。」☆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《幸福婚姻模拟器》☆何学死了,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。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,预示到自己的结局——「他今天会被炸死,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。」何学:……于是——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,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
言情连载122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