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高升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过命小说guomingxs.com

“唔……”

白子乔遥看夜空,树叶遮挡月光,依稀可见圆月。

“当年你母亲的事情,是被谁查出来的?不会是刑案司……吧?”

言语带着疑惑,但总觉得跟刑案司有关。

邹秋和轻笑几声,“难怪你能得旁人赏识,只是三言两语,便猜到其中曲折。”

白子乔摊手,“不难猜出,卷轴是在刑案司,那这件造反的事情,便是刑案司着手调查,燕秋母亲也是在刑案司看的卷轴,那她应该也参与了调查,才会发现案录和现场发现不同,这番心思被有心之人发现,便给她安个罪名诛杀。”

“我的推测便是如此。我们家中并无人贪污,最后只查了一日,便说我母亲利用职便,为家中人谋利,革职查办更是不过半日,便被斩首……”

白子乔只觉头疼,“若是跟刑案司的人有关,那……”

刑案司中,按年岁来算,常鹰不会是,他现下才二十三岁,如果是十二年前,他也不过十一岁;而肖安三十,当年也有十八……

司里,很少年岁大的,好像都换了一批人一样……

白子乔苦恼得很,抬手揉揉眉心,“这要是硬推,那就只有掌司大人了……”

“当年这份案录,就是曾长鸿亲手所注。”

邹秋和一番话,令白子乔更加头疼。

“可您当时不是说,刑案司专查疑案,是个很不错的去处——”

白子乔猛地抬头,一双明亮的眼沉了沉,“您是故意让我进刑案司?为的就是查这件事?”

燕秋双手置于身前,向白子乔躬身致歉,“本不想欺瞒姑娘,奈何我们追查已久,实在是无奈之举,见你一心为查案,只得如此……”

“如今看来,我的眼光确实不错,如果你不想卷入是非之中,随时可以抽身。”

邹秋和双手负在身后,缓缓踱步,“我也给过你提醒,莫要再查人口买卖之事,是你一心想着破案,如今,大家都身在局中。”

听他怅然语气,白子乔比他们更无奈。

“照这么说,我从一开始,便是您的棋子……”

“非也,”邹秋和回头,目光慈和,“是我们,皆是棋子,执棋者早已排兵布阵,只等我们准备好。”

“何意?”

邹秋和没有说话,遥看树上叶,随寒风摆动。

燕秋会意,转身离开隐在暗处观察附近。

“刑案司的人,不可尽信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若曾长鸿当真有什么蹊跷,整个刑案司都会受到牵连。

再者,若是刑案司的人,有一部分是追随曾长鸿,届时风雨欲来,曾长鸿可以连刑案司都拉入漩涡之中,不顾旁人生死。

“邹大人,你们如今都查到了什么?之前在阳县的时候,您便说过,奉圣上令出来巡案,想必也是为了查这件事吧?”

邹秋和无奈一笑,原本才四十多岁的他,如今再看,竟是老了许多。

“我们怀疑,甚至找到了证据——”

——“被买卖的壮男被充军。”

邹秋和身后,传来熟悉的声音,白子乔心底一怒,抽出针簪就冲过去,直直插向对方的脸——

“别生气。”

顾之恒一手抓着她行凶的手,一手揽上她的腰。

两人靠得很近,顾之恒能明显看到她眼中的愤怒,无奈讨好笑道:“我可没有骗你,只是没想到你查得太快了……信我。”

“哼!”

白子乔抽回手,抬脚踹他,他也不闪躲,硬生生受了一脚。

“唔!”顾之恒捂着膝盖,疼得龇牙,还不忘安抚白子乔,“气消了没?”

白子乔将针簪插回发间,双手环胸,不给他一个好脸色。

“所以,你跟邹大人一样,都在查这件案子?当初说什么刑案司的好处,也是为了让我去给你们查案?”

一直以来,都很怀疑他跟着自己的动机,虽然看起来确实是很闲的样子,但有时候,总会觉得他在查什么事情,也没有跟自己明说。

那夜,他表明心意,也没有说出到底在查什么,这是戒备自己?

越想越气,原来自己只是颗棋子……

顾之恒怎会不知她在想什么,上前两步,双手搭在她的肩上,将她身子转过来,四目相对。

“让你进刑案司,除了这件事情外,还有一个好处。”

白子乔瞪圆了眼,“什么好处。”

顾之恒抬手轻抚她的面庞,双眸柔情满溢,“若是这件案子你能破了,将刑案司蛀虫拔除,你岂不是一步登天?届时皇上恩赏不断,你也能成功登堂入庙。”

轻言软语哄着,白子乔怒翻白眼转身,“权位我会自己争取,但你们这是利用!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不能跟我明说,但在我的立场去想,你们根本没考虑过我的感受。”

虽然对于他们来说,自己本来就不可信,不过是做个赌注罢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梦九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过命小说guoming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妖妃兮
人设: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:(全文存稿放心入坑,使用指南简介下)沈映鱼死后才知道,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。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,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,待他权倾朝野后,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。重来一世。她望着家徒四壁,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,记起自己的结局。她决定,改邪归正!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,日子过得也满意。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,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,却频发意外,似有何处
言情连载2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