厌厌风来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过命小说guoming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谢枕月看着上官飞燕不发表任何看法。

他还是那个疑惑:这个世界的江湖人都这么单纯的吗?

这个上官飞燕的话里面有很多不对劲儿的地方。

难道这些人都没有发现?

还是说,美貌真的可以影响人的心智?

谢枕月仔细的看了看上官飞燕的脸。

怎么说呢?

长得不丑。

但是要说漂亮,谢枕月觉得还不如他那天遇到的花无缺。

那种好看,只是让人看一眼就能够深深的记住。

上官飞燕被谢枕月看的后背发凉。

对她来说,能够被自己的容貌吸引的人都算不上威胁。

而不被自己的容貌吸引的才是威胁。

现在,谢枕月就是那个威胁。

谢枕月不管上官飞燕有什么目的,他有些倦怠的垂着自己的眼睫。

看起来有些无聊。

陆小凤这才想起来他们为什么来找花满楼:“七童,你这里有没有早饭。”

“我和谢小兄弟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。”

花满楼笑道:“当然有。”

陆小凤:“我就知道七童,你这里绝对有早饭。”

上官飞燕这时想要开口说什么。

花满楼已经温润的开口:“这个姑娘,我这个小楼里面都是男子,你住在这里恐怕有些不方便。”

上官飞燕:“可是那些人可能会找我麻烦。”

花满楼道:“姑娘,这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之后我会把你拿的那些银子都还给他们。”

上官飞燕:“可是……”

她还想要再说什么,花满楼已经温和却又坚定的开口道:“姑娘,我就是一个瞎子,你不用在我身上费什么心思。”

花满楼说着瞎子的时候,面上没有什么黯淡之色。

上官飞燕知道花满楼是看出了她演的那场戏。

她看着花满楼道:“我,我只是喜欢你。”

陆小凤:“哦!”

谢枕月惊讶的看向上官飞燕。

花满楼听到这话,神色不变:“花某只是一个瞎子。”

上官飞燕看了看花满楼,发现他真的没有心软后,也明白此时她不能死缠烂打。

于是,她站起来道:“总之,我就是喜欢你。”

说完,她潇洒的走了。

陆小凤打趣道:“七童,这姑娘对你情深义重,你怎么就这么狠心。”

花满楼还没有说话。

谢枕月道:“如果是你,一定直接就接受了吧。”

陆小凤:“当然,让漂亮姑娘伤心我是做不到的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想静静的顿河
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,面对这个大劫将至,九死无生的局面,凡人毫无反抗之力......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。什么“天降玄鸟”什么“凤鸣岐山”,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!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?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?回去等死吧!
言情连载27万字
薄雾[无限]

薄雾[无限]

微风几许
【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@风太大我听不懂】【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,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】超忆症,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,大到世界转折,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。他们过目不忘、求知若渴,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。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。另外,传说他是个Gay,长得还很漂亮。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炸开了锅。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,深度恐同。不仅凭着超强
言情连载42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