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素素是《倚天屠龙记》中天鹰教主的女儿,狄瞳晕死前想到她不是没来由的,因为她的暗器就是--蚊须针。

这些只在武侠小说中出现的事物照进了现实,狄瞳这个顶级私人侦探自愧知识匮乏。

再次醒来时,狄瞳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,待她脑中清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女儿小花。

打斗时,她是右臂通里穴中针,而此穴主管头晕,头痛,神经衰弱等。

此刻症状虽然减轻了,但还是不适感严重,她强撑着身体扶着床围站起来,没迈开步,又一头倒在床上。

门外的使唤丫头听到声音赶忙进来查看,慌张的把狄瞳重新安顿好。

“这是哪里?你是谁?可知我女儿情况?”狄瞳重伤,但风格一分未减,眼神灼灼,用力箍住丫头的手腕,使其动弹不得。

小丫头哪见过如此力气,又惊又怕,说话都打着颤,“我,我是医院的女使,不是坏人,您先放开我。”

听到这话,狄瞳略显尴尬,因为之前祛毒,吐了不少淤血,此刻身体正亏,脸色苍白,一阵气血翻涌的难受。

“是六扇门的官爷送你来的,我马上去叫人。”手腕被松开,丫头立刻离开了一丈远,匆匆行礼出了房门。

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司桦带着王辰生进来,老远便能听见王辰生的声音。

看着床上虚弱痛苦的小人儿,司桦一阵心疼,眉头皱在一起。

狄瞳以为他是看到自己不修边幅的样子嫌弃,微微低了头,但还是放心不下小花,撑着身子又要下床。

“别,娘子别动了,大夫说中毒颇深,需得养着呢。”王辰生重新掖了掖被子,让狄瞳重新躺下,“有事您吩咐,我去办。”

“小花?咳咳......”狄瞳有气无力,内里虚浮,刚才一折腾更是不济。

王辰生眼观鼻鼻观心,立刻倒了一杯热茶过来,“放心,小花我已经亲自接到了大人府上看顾,无事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这句多谢不应该对司桦说吗,简直是丧心病狂。可王辰生仿佛熟稔过头,根本没有司桦表现的份。

司桦有苦难言,一脸煞气的站在旁边,肺快气炸了。

缓了一阵,有了些许力气,狄瞳又问道:“后来是什么情况?”

王辰生终于回答不了了,被司桦狠狠的瞪了一眼,“按照大夫的医嘱去准备点吃的吧。”

待门关上,司桦才坐到了床边,还是先问道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狄瞳并未看他,稍微侧头道了谢。

“人并没有抓住,但是受了重伤,相必活不成了。”

“城中的探子追查到了张定弟弟的下落,人没死,但是被折磨傻了。”

狄瞳也是一惊,真够狠的,竟还有比六扇门诏狱更绝的手段,不禁让人侧目。

“我不聋。”狄瞳自己嘀咕出了声,司桦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。

“小花麻烦你了,我感觉没事了,应该......”

一生要强的女人,刚从阎罗殿走了一圈,还在逞能。

司桦把她掖进被子里,没好气又不忍责备,听起来居然有点温情的味道,“家里有丫鬟和老妈子,你还怕饿着她不成?”

狄瞳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扎了一下,脸颊微微发烫。

突然,狄瞳的袖口被卷起二指,一截白皙的小臂露出,司桦目不转睛的端详。

一句浪荡子差点脱口而出,这才猛的想起,那是自己中针的位置。

“还没线索吗?”

司桦眉头紧紧压着,“江湖上的能人异士不计其数,特别是那些常年从事暗箱操作的,更是无从下手。”

“我知道它的名字。”

司桦转头看他,带着探究的目光。

“蚊须针。你可以从江湖上一些有医学渊源的门派查起。”

司桦没说话,仍旧是这样看着他。

“我只听说过这么多,至于来历你们得自己查。”司桦歪了歪头,似是在确定这话的真假。狄瞳噘嘴抗议,“不信拉倒,我好心提供线索,平白遭人怀疑。”

不是狄瞳不想说,只是如果她说,这是从600多年后一本老先生写的武侠小说里看来的,那司桦定会把她当成神经病关起来。

在东县,李员外所中的正是此类暗器,但当时不在自己身上,狄瞳并未多想,而且,凶手狡猾的取走了尸体内的针,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。

自然也发现不了针上淬了毒。

没有敲门声,门直接被推开了,不用问,王辰生提着食盒大刺刺的进来的。

这次倒是挺识趣,前面大夫让他帮忙煎药,他放下东西便走了。

司桦端碗在旁边,先是吹凉,再一口一口的喂。

自狄瞳来到这个世界,遇到的是死了的娘,不疼的爹,作死找事的兄妹,虽然后来有了小花,但都是她在照顾,像这样被人惦记还是头一次,不由鼻头酸酸的。

铁骨铮铮的汉子居然掉了金豆子。

司桦以为她不舒服,急的平时紧压的眉头都舒展开了,探了下额头的温度就慌张的要找大夫,狄瞳一把拉住了她。

“我没事,只是太久没人对我这么好过,有点,感动。”狄瞳抹了把泪水,挤出了一个笑容,有点病西施的美感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过命小说【guoming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六扇门第一女铺头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