案子仿佛陷入一个谜团。

知之蹲在铁栏杆附近,捏着早已干枯的树叶,怎么都想不明白杀刘刚的和害江浔的联系。现在唯一确定的是,凶手的的确确是从这里进来的。

偏偏这条路是单行道,路窄人稀,没有监控,车子即停即走,想投机取巧查一查行车记录仪的机会都没有。而这些信息同样是外人无法获知的。

凶手怎么会这么神通广大?既能盯着江浔的一举一动,又能轻易的了解小区的一切?

两人从铁栏杆钻出来,是顺着地上的枯叶找,到了路边变没了:“线索断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江浔捻起一片叶子:“既然是到这里就没了,证明凶手是开车过来,当时将车停在了这里,能装下那么一大截树枝的车不会是普通轿车。起码是面包车,街道监控应该会拍到。”

“我们看不到街道监控。”

“路边的那些店,或多或少会有监控,也许能拍到。”

从原路返回,刚到小区门口就见一帮男人围在那,膀大腰圆凶神恶煞,还没到夏天就穿上了黑色的紧身短袖,露出的胳膊上五颜六色的纹身。

这几个男人嗓门大,跟吞了十个喇叭一样,又吵又躁,喊人还钱,女人一直喊没钱,谁借的找谁要去。男人们估计是急了,要上手推搡。

知之无意参加别人的争执,打算像往常一样无视走过,身边的脚步却停了下来。她不得不停下来,凑过去问:“不走了吗?”

江浔眼皮一扫:“可能遇到了熟人。”

“熟人?”

被围在中间的女人企图突破重围,奈何这帮男人根本一点间隙都不给留,女人只得徒劳挣扎,叫喊着要报警。

吵闹声越来越大,恰逢小区大爷大妈吃完午饭出来遛弯,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有想主持正义的大爷想要上前帮忙,被男人横臂阻止,怒视道:“少管闲事!”

大爷被那一身横肉吓住了脚,不敢贸然上前。

男人很满意的低哼,冲着不识好歹的女人发出警告:“赶紧还钱,不然今天哪里都别想去。”

“你们有毛病吧,我和刘刚已经离婚了,钱又不是我借的,谁借的找谁还去啊!”

女人的声音越听越熟悉,知之歪头,借着人墙缝隙看了眼,被围在中间的正是刘刚前妻严女士。

领头的男人不好糊弄,扭着严女士的胳膊威胁道:“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给刘刚上了人身意外险的事,你拿了刘刚给你的钱,还想要他的命!”

“我没有,你不要胡说!”

“我胡没胡说,你自己心里清楚,最好把钱还回来,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一来一回的对话,大抵猜出了男人们是什么来头。见几个男人似乎要将人强掳走,江浔终是开了口,叫了声:“大强!”

人堆里一个男人忽地停了动作,慢动作地转过来,脖颈的肥肉因为挤压看不太清下巴的位置,但能看见眼睛里带有浓烈的不悦,一种做事打断的不痛快。

只是这种不痛快在看向江浔时,消失无遗,染上了一点叫惊喜的神色,竟一把摔开严女士的手,朝着他们走了过来,几步道的距离,颇有地动山摇的感觉。

知之自觉地往后退,江浔有所察觉地伸手将她揽在身后,低声轻哄:“别怕,是认识的。”

叫大强的男人站定在跟前,跟个火球一样,周边的空气都变热了:“浔哥,怎么是你啊?你来这边办事吗?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啊?”

看这架势,两个人的关系的确很熟。

江浔颔首指那一堆人:“怎么回事,还干起当街抢人的活儿了?”

大强摸摸脑袋,一头的汗:“误会,全是误会,那可不是抢人,这娘们……不是,这女人老公在我们公司借了三十万,原本说好的三天前还,结果人没来,电话也不接,我们找来才知道人死了,钱总要还的,我们只能找家属了。”

知之拉了拉江浔的衣角,小声提示:“借钱的人是刘刚,那女人是刘刚的前妻。”

大强耳朵尖,听见动静却没看见人,身子往旁边侧,看见被江浔护在身后的小姑娘,眼睛一亮:“你也认识欠钱那货儿?”

人群里议论的声音此起彼伏,有人认出了知之,要上前打听情况,还有人叫知之过去拉架。江浔见势头不对劲,带着知之过到马路对面。

大强让手底下的人盯住严女士,也跟着一块过马路。三人站在知之的车边,江浔让知之先上车,自己和大强站在一边聊天。

大强中气十足,坐车里也能听得一清二楚。原来刘刚给严女士的钱,不是借朋友的,而是借的高利贷。他们作为公司员工,不管刘刚死活,现在已经不想着利息了,只想把本金要回来。

公司调查了刘刚,知道刘刚身上有一份保险,赔偿金高达五十万,还他们绰绰有余。但严女士作为保险受益人,仗着自己已经和刘刚离婚,压根没有还钱的打算,还把刘刚父母现在住的宾馆地址给了他们,让他们找父母要去。

刘刚父母六十多岁了,地地道道农村人,怎么可能有钱。他们不傻,他们就打算和严女士要。

絮絮叨叨的听完,江浔问:“你刚刚和前妻说的保险的事,是有什么内幕吗?”

“这也是我们打听到的,听说这份保险是刘刚失业的时候,被这娘们逼着去上的,这保险刚生效,人就没了,这也太巧了吧。”

“所以没有证据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过命小说【guoming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渡雾森林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伏吱
【日更,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,比较随机,但是日更,有事会请假!】苏宜年穿书了。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,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。豪门老公,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。参加综艺,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。五岁继子身份不明,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。并且根据书中情节,娃综过后,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,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,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。刚从无限游戏中厮
言情连载38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