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卿月手上轻轻缠着丝帕,柔柔为他包扎。

她闭着眼睛,哪管能不能包到被她掐破的伤口,她要做的仅仅是个姿态。

随之,车厢内安静非常,许久没听到少年蛮子再发出咀嚼声。

她悄然将眼帘启开一道缝,瞥见他手中捏着半块樱桃毕罗,身子一动不动,好似走神。

似闲话家常一般,她自言自语:“一战三年,不知死了多少南弥兵将,又累及多少无辜的南弥百姓。你若果真逃出了出去,只怕……”

一叹后,她收住了口。

木诺凤迦眼睫一颤,迷蒙着双眸,想起了过去的那三年里,他做为奴娃,为同父异母的大弟木皮罗凤,鞍前马后奔走的日子。

于无数回战事里,他带着奴娃子们,朝东桓大军军阵杀进杀出,历尽生死。

更看尽被东桓大军攻下的城邑中,南弥百姓们血流成河,暴尸烈日之下,为野狗狸猫扯食……

见他依旧未应,唐卿月趁热打铁,带着推己及人的口吻道:“你为南弥大世子,南弥王和王后做出派你为质的决定时,应当很心疼吧?你出发来洛京那日,为你送行的王和王后必定很伤心吧?”

木诺凤迦喉头一梗,艰涩上下一滚……王和王后心疼他?为他伤心?

为这位瘸腿阿诗玛提及,他便起想从晏父口中,听到自己身世的那个夜晚……

送他出城的那日,伤心欲绝的,也仅是他的晏父。所以于这世间,他也只爱他的晏父。

若非晏父苦苦劝他、求他,要他随萧玉川来洛京为质,奔个好活头,他死也不会离开晏父。

方才,这位瘸腿的阿诗玛问他,于南弥可有想要保护的人——有,但那个人仅限他的晏父。

又因这位瘸腿阿诗玛提醒,他冲动逃离至此际,才悟到可怕的后果。

若他逃了,东桓再向南弥开战,不知南弥王可会怪罪他的晏父……

唐卿月见他久久不言,将垂着的头悄然抬起半寸,睁开一道眼缝,朝木诺凤迦面上瞧去——却呆住了目光。

这少年蛮子一双朗阔眼眸,不知何时变得殷红,亦不知何时蓄满了泪,眉眼间酿蓄着积重难释的悲伤。

心念一动,她明知故问:“你怎地哭了?可是在担心谁人、思念谁人?”

木诺凤迦被她问得喉结剧烈浮动,勉力强抑悲伤。未几,收不住的泪水如决堤的河,漫过他古铜色的脸颊。

见他哭了,唐卿月的心情大好,眨了一眨眼,她捏起宽大的袖口伸过手去,好心又殷勤地为他拭泪。

温声软语地,她哄道:“我也有想念的人,只是他们都死了,我再也见不到了!”

她又一叹:“可你思念的人,南弥王和王后都还活着。别哭了,待你在洛京为质期满,回去还能见到他们。”

再次被她的话触痛了心房,木诺凤迦转动被泪水蒙住的眼眸,呆呆看她,嘴唇颤抖不休……

唐卿月咬了咬唇,又道:“我阿爹阿娘、哥哥都死了,若他们还活着,我又有保全他们的机会,定会全力以赴。”

不知她哪句话、哪个词彻底击溃了木诺凤迦,他从她手中猛地抽出胳膊抹泪,忘了介意她睁开了眼睛。

他喉头强抑着哽咽声,两只胳膊左右开弓,豪放地重重抹泪,虽未放声大哭,哭得也算坦坦荡荡。

唐卿月被他这架式惊住……他哭得像个满腹委屈稚子!

这方才凶神恶煞,喊打喊杀的,野人般的世子,竟然被她几句话就说哭了?

强忍笑意,她再接再厉,伸手搭上他哭得颤抖的肩膀,劝道:“走是走不掉的。与我同处一车,若被人发现,还会担上挟持宫中女史的罪名。你得拿个主意,是否现在回馆?”

木诺凤迦拿开抹泪的胳膊,红着眼看向她,哽咽着摇头道:“我、我没穿衣裳,若被他们看到,会笑话我们南弥人粗鲁无礼。”

怕被人笑话粗鲁无礼?那他刚才对她又勒又掐算什么?

怕被人看到没穿衣裳?这么怕羞,出逃时不知顺手拿件外衣遮羞?拿条长巾遮一遮也好。

一转眸子,她脑中跳出个法子,手指车窗外面:“你去那里躺着,装着不醒人事。我喊人来抬你进馆,他们会给你穿上袍子。待那时,你再醒来不迟。”

她手指所向,是院门外一片不大的花圃,花圃内有两株数百年的高大文冠树。

时下四月头,文冠树茂盛的枝叶间,绽开着白粉相间的花,将树上遮得颇为严密。

手指上指树冠,她又出主意:“我会同他们说,你是树上掉下来的。你醒来后跟他们说,你又饿又怕,晕倒后摔下来了。”

木诺凤迦眨了一眨泪汪汪的朗阔大眼,看着她惊讶小声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我就躲在这树上?”

唐卿月也惊讶了。她哪里知道,他就躲在鸿胪寺馆外的大树上?

原来,夜里木诺凤迦于馆内沐浴后,穿着亵裤攀上了房梁藏了起来,想给鸿胪寺馆的人,造成他凭空消失的假像,引得他们惊慌。

果不其然,在浴室外监守的人,见他久浴不出,闯门而入。一见室内无人,立时就乱了套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过命小说【guoming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日月争凰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女生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薄雾[无限]

薄雾[无限]

微风几许
【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@风太大我听不懂】【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,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】超忆症,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,大到世界转折,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。他们过目不忘、求知若渴,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。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。另外,传说他是个Gay,长得还很漂亮。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炸开了锅。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,深度恐同。不仅凭着超强
言情连载42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九九山人
路明非,有个弟弟叫张楚岚,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。“天师度,炁体源流,五雷正法,逆生三重,通天箓……”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,回到龙族的世界。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,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,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。龙,他要屠;爱的人,他也要护。如此才称得上健全!这力量,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。【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,讲明白前因后果,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!
言情连载15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想静静的顿河
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,面对这个大劫将至,九死无生的局面,凡人毫无反抗之力......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。什么“天降玄鸟”什么“凤鸣岐山”,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!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?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?回去等死吧!
言情连载2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