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过命小说】地址:guomingxs.com

宋时眠回到城里的第一时间给宋英打电话报平安,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,电话被赵广拿了过去。

“时眠啊,厉潮跟你在一起吗?”

在他的胁迫下,厉潮很不情愿地把车开到加油站,刷的宋时眠的卡,要把油加满。

他站在车边,看着工作人员把油管插进去,显示屏上的金额正以一个让人心惊的数字往上窜。

越看厉潮的眉头就皱得越紧。

宋时眠站在路边打电话,不敢靠近,站得远远地朝他招手。

厉潮刚一走过去,就被塞了个手机,“我舅舅找你。”

他有些不明所以的接了电话。

“那个小厉啊……”赵广在电话里干笑了声,“屋子里的那些东西是你买的?”

厉潮侧眼往车子边看了眼,工作人员已经把油管拔出来了。

“是,怎么了?”

“那东西太贵重了,这……我们……”

东西是厉潮想了很久后挑的,管家给他的时候,知道他是去送礼时,当时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。

毕竟按照厉家以往的规格来说,这种礼物实在是拿不出手。

不过他们的小少爷却很慎重地放到了后备箱里,不难看出,这是他挑了很久后的决定。

送之前厉潮就找好了借口,面对赵广有些吞吐的说辞,厉潮倒没多少慌张,“没关系,不贵的,家里有人卖这个,拿的进价。”

赵广道,“哪怕是进价,这东西也不便宜吧?”

“不是天然的,工业养殖,不值几个钱。”

赵广没说话。

他虽然是个开小餐馆的,但架不住手艺好,来店里吃饭的老饕很多,一来二去也认识了好些和他不是一个阶层的人。

屋里头的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工业培养的样子,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专门问一嘴了。

但厉潮既然这么说了,那就是不想让他们再问。赵广顺了他的台阶,没再问,只当那些礼物真的不值钱,只是在心里不免对他上了几分心。

电话很快就结束了,宋时眠站在旁边听了一半,没怎么听懂,“什么工业养殖,不值几个钱?”

厉潮把手机放到宋时眠随身携带的包里,仔细地把拉链拉上,“没什么,我送了点营养品给外婆,舅舅看见了,以为是很贵重的东西。”

随着这几天的相处,宋时眠对厉潮的靠近已经免疫了。闻言把下巴搁在他肩上,脸被太阳晒得有些红,“所以呢?是贵还是不贵?”

厉潮很享受他的亲昵,眉梢柔和了一瞬,“看着很贵,其实不贵。”

说白了,就是想装一把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