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命小说【guoming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满堂兮美人(重生)》最新章节。

时辰不早,院内寂静无声。

外里闹腾,姒夭在屋内听得明白,知道这位乡主乃丰家老太太的孙女芸霁,闲时最喜欢女扮男装,满城晃悠。

这等人物不能得罪,连忙走出来,笑嘻嘻道:“芸霁乡主,奴婢有礼了。”

对面转过身,眸中惊叹,“你——认识我?”

“乡主如此有名,无人不晓啊。”

芸霁勾起唇角,反手打一下段瑞安手腕,瞬间将月牙灯过到掌中,整个动作干净利索,也有几分潇洒。

“我的名声即便传出去,也不是好话,不过从如此美丽的女子口中听到,自然高兴。”

她走近几步,悄悄附耳:“桃姜姑娘,今晚是表哥托我来看你,他在朝有事走不开,段瑞安又不好进来,所以才找我。

表哥——丰臣,她不过是个交易中的说客,或许连说客都算不上,又送进府,又派人来瞧,人情越欠越多。

“承蒙上卿照顾,以后一定小心侍候老太太。”烛火中娇媚一笑,躬身道:“乡主也别站在外面,挺冷的,进去坐吧。”

所谓灯下看美人,别有一番滋味,难怪人人都想红袖添香呐,芸霁琢磨表哥何时对女人费过心,难道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,如今也想有人来添香。

她点头,又摇头,打个哈欠,眉宇掠过倦意。

“算了,天色太晚,我去不方便,何况段瑞安不好久留,以后有的是机会打交道。”

说罢扬长而去。

夜漫漫,风声呼啸,姒夭与甘棠也睡不踏实,一来换地方不适应,又担心齐子鱼会不会鱼死网破跑上门,翻来复去,半天才闭上眼。

乌云拢住月光,漆黑一片,后半夜飘起雪,万物隐入寂静,唯有街道上留下两排深深的车痕,渐行渐远。

马车停罢,走出丰家父子,丰晏阳如今乃齐国太宰,日理万机,儿子也勤勉,俩人披星戴月,平时压根见不到人。

“楚地的事,你还需多上心,既然定下公子涵,不如早点派过去,等过几个月那位进宫,就麻烦了。”

丰父一边往里走,一边交代儿子,花白两鬓间是双凌厉凤眼,身条细长,虽岁数已大,也能看出年轻时的风姿。

丰臣知道对方指的是谁,点头,“父亲放心,这件事交给儿子来办。”

他素来办事妥当,少言寡语,有着与年纪并不相符的稳重,丰父满意,嘱咐早点休息,顺路回屋。

丰臣目送对方离开,自己也往回走,绕过一排山石林,对仆人道:“退下吧。”

顺手接过灯,抬腿往西边去。

经过老太太的院子,没几步便是姒夭与甘棠的小院。

他在门口驻足,举起灯,看刚翻新的灰墙,忽然觉得奇怪,夜深人静,竟跑到这边来,难道有什么不放心。

两个大活人,又吩咐人照应,即便对方有个好歹,与他也没多大的关系。

甘棠只是一个小丫头,虽说以前在宫里侍候,但如今亡国,连公主都与平民一样,给谁不给谁,轮不到他来操心。

他把她们接来,显然有私心,怕那位见到美女便走不动路的子鱼,若瞧见姒夭,绝不会放过。

但不放过,又与自己何干,他一向是个不管闲事之人,别人家床帏之乐还插手,难道他要顾虑的还不够多,偏要揽破事。

就算锦夫人跟前需要公主说和,但如今整个传旅都在手中,没有中间人也无妨。

丰臣站在院外,瞧从天而降的雪花,仿若脑子里的思绪,飘来散去。

他心里明白,他救她,带入府,站在院外神魂飘荡,无非是因为那一个个梦境。

到底有何渊源,为何不断梦见?

不放心,才把人留在身边。

风大了,吹得长袖飘忽乱舞,怕引出人来,转个身,那灯火一路遥远,消失在白雾之中。

第二日天刚亮,他正准备上朝,刚出门被檀奴拦住,笑说老夫人有请。

心里有数,老祖母定为姒夭之事,进门先行礼,乖乖坐下请安。

“昨日忙,回来太晚,该打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天才一秒记住【过命小说】地址:guomingxs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